第1章 美人落难
加入书架 A- A+
点击下载App,搜索"神龙猿侠",免费读到尾

  过了片刻,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动了正靠在寝宫门口值班并打瞌睡的太监王公公。他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御史中丞包拯正站在自己面前,全身被大雨淋了个湿透。这时正巧一道闪电下来,照亮他黑黑的脸上正怒气冲冲,犹如地狱黑面罗煞一般让人生寒。

  王公公平时知他铁面无私本就怕他,此时在深夜又见他如此神色,不由心里一阵颤抖,连忙笑着轻声问道:“包大人,深夜到此,有什么事吗?”

  “王公公,快快替我通报皇上,说包拯有急事要求见驾。”包拯见他问,连忙大声说。

  “包大人,您小点声,皇上龙体已经休息了,可千万不要吵醒了他,到时恐怕奴才吃罪不起啊!”王公公见他声音奇大,吓得连忙小心劝阻道

  “王公公,皇上已连续半月不理朝政,导致国事荒芜,你若刻意阻拦,小心太后怪罪下来,你照样吃罪不起!再说了,你现在替我通报,倘若皇上怪罪,本官尽可为你担着。”包拯知他圆滑且又胆小怕事,连忙宽他心道。

  “不瞒包大人说,皇上今日同时召见了杨美人和尚美人伺寝,吩咐过奴才任何人不得打搅,否则就会被砍头。刚才丁大人求见,也都被奴才劝回去了。您现在贸然求见皇上,恐怕奴才就算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皇上砍啊!”王公公见他执意要见皇上,只好实言劝道。

  “王公公,你说皇上今晚竟然同时召了两个妃子伺寝,这……这也太不像话了吧!本官今日就算冒着杀头大罪也要力柬皇上注意龙体,请王公公不要怪罪。”包拯听了王公公的话,非常气愤,想到皇上平时受了这些妖妃的蛊惑,竟不思理朝政,当下很是痛心,就连忙隔着门大声叫道:“微臣包拯有要事相奏,肯请皇上允准见驾。”

  包拯大声喊完,侧耳细听,许久不见皇上回话,就又大声喊了一声。旁边的王公公见他如此,顿时吓的魂不守舍,全身发抖,生怕皇上怪罪。

  “包爱卿,联今日很困,有什么事明白上朝再奏。”此时赵祯正在兴头中,一听外面包拯叫,本不想理睬。那知包拯又叫,他怕太后知道怪罪下来,只好敷衍道,身下动作却依旧不停。

  “皇上,近日有报,湖北西部神龙架境内,时有妖人出没,伤人无数,当地村民人心惶惶,流言四起,微臣肯请皇上下旨,速速派兵前去剿灭妖人,以安民心。”包拯见皇上不肯召见,只好继续隔着门禀奏。

  “包爱卿,此事明日再奏,你先退下,容联好好想想!”杨祯听他还在门外喊叫,不肯离去,龙颜极为不悦。刚想发火,转念又想包拯是太后身边的红人,万万不能得罪,况且他人为耿直,人缘极好,深受百姓爱戴,更不能贸然降罪,只好又继续敷衍他说。

  “皇上,此事刻不容缓,请您当机立断,如若再迟,唯恐激起民变。”包拯见皇上在敷衍与他,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劲头,继续叫道。

  “既然如此,联就拟派宣正大夫潘强速带100精兵前去剿灭,明日一早出发,不得有误。”杨祯此时是又恨又恼,好好的兴致顿时被他给搅了。寻思今夜毕竟自己理亏,却又不能责怪,万一他到太后面前告自己一状,岂不麻烦?只能暂时先想办法稳住了他再说,当下想到那潘强屡屡顶撞自己,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此番正好打发他去,自己也好耳根清静。

  “皇上,这……”包拯一听皇上竟然派潘强前去剿灭,想那潘强已年近五十,近日身体已然有恙,正卧床不起。就有些犹豫,知道皇上是在敷衍他,却又无可奈何,心中虽有不甘,却也只能如此。于是话说了一半,就立刻调转话头大声道:“微臣遵旨!请皇上万万保重龙体,切勿只顾贪恋女色,以致荒芜国事。”过了许久,却再也听不到皇上说话,只好跪地对着门磕了一个头,转身走了,心下寻思:“明日先让潘将军带兵前去查看一下实情,日后再找太后做个计较。”

  这时一道闪电正好“霹雳啪拉”一声,至上而下从天而降,伴随着响亮的雷声,似乎要把这大宋江山一劈为二。吓得站在门口的王公公一个腿软,跪了下去。

  包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下了台阶,任凭大雨泼在自己身上,许久才仰天长叹道:“上天啊!求求你救救我大宋王朝吧!长此一往,国将不国!”

  过了许久,又回头看了看那紧闭的寝宫,无奈的返回府里。

  包拯走后,那尚、杨二美人就又在皇上耳边吹风,大说包拯的不是,直弄的皇上更加痛恨包拯。

  第二日,包拯见皇上依旧没有上朝,就径直去了潘强家,宣读圣旨。

  那潘强年已五旬,祖籍安徽凤阳,自幼习武,聪明伶俐。17岁时中了武状元,早年在外领兵打仗,颇有战功,先从正七品中卫郎做起身经百战直到官拜正三品的诸卫上将军,深受皇上厚爱。不想到了晚年,由于生性耿直,看不惯奸臣任为妄为,在朝上怒斥兵部尚书丁谓,又总是指责杨祯纵容奸臣当道,贪恋美色,致使百官敢怒不敢言,皇上屡屡受他指责,早已起了杀意,无奈他军功颇高,又深受太后推崇,怕惹了众怒,只好隐忍于心,伺机下手。

  几月前皇上听信丁谓谗言,下旨解除他的兵权,封了他一个闲差。不几日丁谓又送了尚、杨二美人给皇上,深得杨祯的欢心,就又建议他杀了潘强,杨祯思虑在三,觉得还是不杀为好,就找机会下令降了他的职,由三品大臣降为七品协忠郎,命他在家休养未有召见不得擅自入朝见驾。

  潘强心中虽然有苦却又无处诉说,整日里只是郁郁寡欢,再加上如今年近五旬,又膝下无子,感觉无颜见祖宗。家中虽有万贯家产,却落得个无人继承,每日更是茶饭不思,身体每况愈下,这几日正好又染了风寒,正卧病在床不起。

  这天,潘强刚被夫人王氏逼着吃了一碗小米粥,就又合衣躺下边看书边休息,忽听家奴来报御史中丞包拯求见,连忙披衣下床迎接。

  包拯平时日里与潘强感情极好,知他为人刚直不阿,又颇有英雄气概,两人不免猩猩相惜。如今几日不见,见他神情消瘦,又似添了不少白发,心中很是不安。想到一代名将,到了晚年竟落的如此下场,不禁潸然泪下,两人对视不免又一阵难过。

  叙说了片刻,包拯取出圣旨,潘强慌忙跪地接旨,心里忐忑不安,不知次番又有何难降在自己身上。

  听完圣旨,潘强想到自己昔日披甲上阵,手下兵将多不胜数,百官拥戴,好不威风,不想今日受奸人所害,竟落得出此地步,只能带领区区百十来人,千里迢迢前去湖北剿灭那莫须有的妖人,不禁又是一阵心酸泪流,无奈皇恩浩荡,自己又不能抗旨,只得念泪接了圣旨,口中三呼万岁。

  包拯知他心里苦处,只是也不便多说,安慰了几句,就起身告辞,进宫去见太后。

  此时大宋皇帝杨祯的养母杨太后正在寝宫吃着瓜子,听着小曲,听太监来报说包拯求见,连忙宣见。

  包拯见过杨太后,口中三呼千岁。坐下后,先是问了太后最近身体如何,两人叙了一会君臣之情,最后包拯就把昨夜所听所闻之事,一一如实上报。

  杨太后一听,很是气愤,果然大怒,连忙下旨传了王公公过来问话。

  王公公昨夜自从包拯走后,虽然皇上并没怪罪自己,可仍然胆战心惊的过了一晚。如今,听到太后召见,连忙慌慌张张的跑来。见包拯在场,心中顿时明白了大半,又观太后脸色不对,没等她问,就吓的把昨夜之事都一一招了出来,然后不住的给太后叩头,求她饶命,直叩的鲜血直流,仍不敢停。

  杨太后一听,皇上昨夜果然如包拯所讲,干出了这种有违伦理,大逆不道的事来,顿时勃然大怒。一道懿旨下去,抓了那尚美人和杨美人来,二话不说,各打30大板,直打的她二人皮开肉腚,仍不解恨,又下旨要斩了这两个蛊惑皇上,惑乱**的妖女。

  赵祯昨夜大战了一个晚上,正在熟睡,忽闻太监来抱,说太后抓了尚、杨二妃问话,连忙衣冠不整的前来求情。

  杨太后本就有气,现在又看皇上如此,本想杀了二妃,但又不能不给皇上留情面,这才不得已改了旨意,下旨将尚美人发配洞真宫做道姑,以思悔过,终身不得还俗。

  杨美人打入泠宫,从此不得再睹天颜。

  不消半柱香工夫,二位美人已被打的遍身是血,只有一口气在,此时听了太后懿旨,顿时昏厥过去,后悔已是不及,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就被几个太监架着出了太**,到了各自的去处。

  王公公由于末及时将此事禀告太后,从而爱到牵连,被太后刑罚杖责100,结果正好又碰到执刑的太监平日里跟自己有仇,重杖之下,竟一命呜呼了。

  末了,太后似乎仍不解恨,又抓了送皇上药物的太医,说他蓄意谋杀皇上,居心叵测,将其全家共50余口满门抄斩,后经包拯为其求情,才凌迟处死了他一人,其余家人流放黑龙江,再不得返回祖籍。

  皇上见事已至此,很是心疼,暗恨包拯,却又惧怕杨太后,只能忍了这气,心里却暗盼她早日归天,自己也好掌政,不再任她宰割。

  从此也就收了心性,不敢再如此胡闹。

点击下载App,搜索"神龙猿侠",免费读到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