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奇迹
加入书架 A- A+

  小秋回到张烈家中,只觉得身心疲惫,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这段时间开始是被成光纠缠得脑子里一团乱,根本没心思想别的,中秋之后两人终于风轻云淡,之后又因为成光快要走了,生出些淡淡的离愁别绪,顺着成光的意思每天跟他泡在一起。现在成光终于走了,小秋这才顾上想起张烈。若不是前日的那场发烧,或许还要浑浑噩噩地在家里继续待着。

  总是烈哥在付出,自己从来没为烈哥做过什么,甚至连一个主动的问候都没有。从来都没有站在烈哥的立场考虑过,从来都没有关心过烈哥的想法。小秋越想越难过,越想越觉得自己亏欠张烈太多。

  烈哥,等你回来,我会好好爱你,象你爱我一样好好爱你。小秋在心里诉说着,渐渐觉得安心了些。

  突然,小秋想起当年跟周立丰。立丰哥爱他的时候,他不想爱;当他想试着想爱的时候,立丰哥已经受够了、疲惫了。他们的爱产生了时差,没有迈上同一个节奏,因此不得不错身而过。如果等烈哥回来,他心中的爱也消失了呢?就像自己对成光那样,尽管曾经爱得那么狂热,还不是消失得毫无感觉。

  爱,不过是一瞬间强烈的感觉,很不稳定,然后为了维持这种感觉,得做很多努力。对烈哥来说,维持得一直很辛苦,也许他想彻底解脱、彻底放弃了?不行!不能坐在这里等他!得去找他,就象他曾经找自己那样!

  可是,他在哪里?一点线索都没有!他会回他父母家吗?认识他这么久,都不知道他在别的地方还有没有什么好朋友。不对!小李哥说他想一个人静静,那就不会去投奔什么人。

  小秋从床上坐起来,走到冰箱想找点喝的,发现冰箱里空空如也。看来烈哥打算在外面待很久,冰箱都清理了。小秋烦躁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再次拨打李齐劲的电话。“小李哥,他走之前说什么特别的话没?”

  “没什么啊!呃,走的前一天跟我喝酒说什么到底有没有奇迹,都说有奇迹之类的,说了好多遍,是不是去看兵马俑了,那个不是世界八大奇迹?”

  “那也有可能去长城呢!那些地方都人多得要死,不是什么清净地方。”

  “小秋,你找他是想说什么呢?”

  “我就跟他说我回来了!”

  “唉!你说张烈这家伙,真没耐心,多等三天不就等到了?等了那么久,再多等三天不就大欢喜了。真是好事多磨吧!小秋,如果他万一跟我联系,我立刻告诉他你回来了,在等他。这家伙,缠人的时候真能缠,断的时候也够决绝的。”李齐劲弄明白小秋的心意,也不知该替张烈喜还是悲。不会就这么错过了吧!那首歌怎么唱的?若你愿耐心等多一天,定会令历史因此改变!老天就是故意喜欢捉弄人。

  这天晚上,小秋不断地想着和张烈在一起的一些细节,越想越焦灼痛苦。自己回家的这段时间,烈哥大概也是这样回想着他们认识的点滴而煎熬着吧。烈哥总是希望自己能给他一个确认的信息,但自己还故意做一些想撇清关系的事情。若是换成自己,大概早就没了耐心了。小秋千思万想,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未眠,大概到凌晨五点多,才迷迷糊糊睡着。

  小秋刚睡着,便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又跟张烈一起旅行,走在同一条路上。路上依然是那棵大树挡着道,神鸟依然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小秋勇敢地抬头看着神鸟,神鸟目光灼灼似乎能刺瞎他的眼睛。但他毫不畏惧地与神鸟对视着,因为张烈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说:“别怕,我在这儿呢。”

  过了一会,神鸟收回目光,收回遮天的双翅,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嘶鸣,突然消失了。在神鸟消失的同时,大树消失了,路消失了,身边的张烈也消失了,小秋面前是一片苍茫沙漠,除了他之外,什么都没有。“烈哥!”小秋大喊一声,醒了过来。

  沙漠!小秋突然反应过来。是月牙泉!张烈曾经说:必须坚持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就会不可思议地坚持下去。烈哥并没有放弃,烈哥去找那曾经让自己震撼过的奇迹了!

  小秋坐在床上一个人呵呵地傻笑着。他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开始焦急地等待天亮。

  D市没有直飞敦煌的航班,小秋先飞到兰州再从兰州转机。下了飞机拦了出租车直奔月牙泉,到景区售票处已经五点多。售票处的人跟他说快要关门了,这会进去不划算了。小秋说他只看一眼月牙泉。售票处的人见他坚持,便卖票给他。小秋进了门便往月牙泉的方向跑。

  小秋气喘吁吁地扶着泉边栏杆四处张望,刚过了黄金周,景区的人本就不太多,这会又快到关门时间,整个沙山几乎没有人影。小秋围着月牙泉走了一圈,发现这附近只有自己一个人。

  小秋颓丧地坐在沙地上。也许烈哥已经走了,自己来得太晚了。也许他还没到?也许他根本就没来这里!小秋抓起一把砂粒,恨恨地往天空洒去,砂粒缓缓落下,被风一吹,有几粒钻入他的眼睛。小秋赶紧去揉眼睛,泪水被蛰了出来。

  “别乱揉!我给你吹!”有人抓住他的手。

  “烈哥!”小秋惊喜地喊到。

  “别乱动!”张烈小心翼翼地揪起小秋的眼皮,轻轻地吹着。“不知道吹出来没,不过你流这么多眼泪,冲也该冲出来了。好了,乖,别哭了!”张烈将小秋拥在怀里。

  “我哪哭了!你没看人家眼睛里进砂子了。你跑哪里去了,我以为你没在这里,以为找不到你了。”

  “我在这里差不多待了一天,刚才去了个卫生间打算离开,又想趁这会儿没人再待一会,结果看见有个笨蛋把砂子往自己眼睛里扔。”张烈笑着说。“不过,太神奇了!你怎么会找到这里!”张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神鸟给我托梦说你在这里。”

  “吹牛!”

  “真的!要不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你乱跑什么,又关机又不告诉别人自己在哪儿!真是!你就不能多等我两天!”小秋一连串地抱怨。

  “我这还不是跟你学的!让你也急急!秋,你为我着急了没?”

  “急什么!找不到拉倒!”小秋兀自嘴硬。

  张烈嘿嘿一笑。“你知道吗,我等了一个月,整一个月。我跟自己说,以一个月为限,如果你不回来,可能我就彻底没戏了。我想着你还有东西在我这里,肯定要回来取,那样见面太难受,我就先躲开,这样大家都不尴尬。”

  “那你不想着我要是回来呢?

  “回来就回来呗,反正我在外面转转也就回来了,让你也等等我!又不影响什么!”

  “你!你就不能多等我两天!真是的!我回去看到小李哥的态度,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谁让你一直不给我打电话,我以为没戏了。”

  “我过生日你都没给我打!”

  “每次都是我打,你就不能给我打一次!”

  “那本来就每次都是你打的,你就接着打就是了,谁知道你突然转性了!”

  “…”张烈苦笑。“闹了半天还是我的错!”

  两人爬到高高的沙山上,紧挨着坐在一起看沙谷底部的小小月牙泉。张烈感慨地说:“你看这月牙泉周围的环境多恶劣,但是它始终坚持地保有自己那一小块纯洁的水源。这样都能存在,还有什么不能存在的!难怪你那会儿给我发短信说是生命的奇迹。”张烈深情地注视着小秋:“秋,你来到我身边,是我生命的奇迹!”

  “不止是奇迹,是神迹!”小秋得意地说。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奇迹是超越人力的,神迹是超越神力的。难道你不看玄幻小说?”

  “我哪有时间看那些!我每天工作到半夜三更,白天还要伺候某人吃喝拉撒,哪有你那闲情!”张烈大吐苦水。“而且,从来也没见你心疼一下!我有时真想生一场病,让你可怜可怜我!偏偏身体又那么好,不象某人动不动就感冒发烧的。”

  “哎,还说呢!要不是因为发烧,我早两天就来了。不过,要不是因为发烧,也许我还在家磨蹭着呢。”

  “成光走了?什么时候走的?”

  “前几天。”

  “他走了你才回来找我!”张烈表示不满。

  “什么啊!国庆我陪我爸妈去新马泰玩了一圈,刚回来又病了…”小秋说到这里,突然低声说:“烈哥,我发烧的时候喊你你听见没?”

  “哪一天?”

  “大前天?”

  “让我想想。那天啊,好像心里乱乱的。对了,就是那天决定要来这儿的。”

  “我那天特别想你…”

  张烈从没听过小秋如此深情的表白,心头狂跳,一把抱住小秋就要亲。小秋猛地把他推开,“那边来人了。”

  张烈扭头一看,果然有一个黑影向他们这边走来,也许是工作人员来清场了。“咱们藏起来,这么大的地方,他们找不到,咱们夜宿沙漠怎么样?”张烈提议。

  “疯了!这里晚上特别冷!你想谋杀我啊!”小秋站起来。“走吧,回宾馆!明天回家!”

  张烈一跃而起,两人连跳带跑地向出口处奔去。落在沙地中深深的足印,很快被上面滑下来的沙遮掩、相融,继而消失。所有的一切,无论悲喜好坏,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两个沉浸在幸福快乐中的人儿,谁还在意那些曾经的痕迹!

占位
关注后可每日签到,领取书币
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