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居鬼城
加入书架 A- A+

  夜晚,当第一缕月光洒向大地时,黑色的世界松动中慢慢开启。

  居鬼城位于雍州幽兰山下,是阳间七十二座鬼城之一,也是最大的一座鬼城。这座鬼城是负责管理和收纳在阳间游荡的野鬼以及一些仍然留恋阳间的鬼魂。但此时这座鬼城却面临着建城以来最大的一次浩劫!

  当绣着猛字的红色大旗再次飘扬在城外的时候,居鬼城将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变成一个传说!

  高大的城墙此时只剩下些许残垣断壁和一座的城楼,半面黑色的战旗孤零零的在城门楼上随风飘起,似乎在预示这里不会消失,这里仍是阳间最大的鬼城——居鬼城!

  布满黑色鲜血的街道上散发着腥臭的气味,一间间整齐的民居被夷为平地,一颗颗苍翠挺拔的柳树被劈成两半。此刻,居鬼城中已经没有一个居民,只有一些残兵败将仍在苦苦守护在这里,守护着生活许久的家!

  生于斯,死于斯!

  阿彤斜倚在一面断壁上,静静的守候着猛鬼王的来临。一袭带着斑斑血迹的战甲和一杆已经断成两截的长戟整齐的摆放在他的身旁,一块用黑血描成的灵位被他握在手中。或许这将是他的最后一战!也是他保卫家乡的最后一战!

  微微睁开双眼,阿彤仰望了一眼星光璀璨的夜空。用不了多久就是居鬼城的末日了,纵然是战死于此,也要捍卫居鬼城!

  放下灵位,阿彤从地上站起来,穿上战甲,拿起断戟,开始朝着城外走去。猛鬼王的大军此时已经排列在城外,只要轻轻的发动一次攻击,居鬼城就会在阳间消失。

  “咚咚咚”

  如滚雷一般的战鼓声从城外急促的响停下起,整齐的脚步声在一步步的逼近城墙。他能支持多久!

  来到城门处,阿彤来脚步。望着数不尽的黑甲士兵,阿彤仰天发出一声悲鸣。

  “纵使天要亡我居鬼城,我亦要誓死捍卫!”那是不屈的怒吼!那是至死不休的誓言!那是阿彤对‘家乡’的‘爱’!

  一道无形的墙壁出现在黑甲士兵面前,硬生生的将黑甲士兵挡在城外。这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鬼气,也是阿彤用来保命的鬼气!但现在为了居鬼城,阿彤宁愿牺牲一切,宁愿牺牲掉自己!

  “哈哈哈,记住我的名字,居鬼城守城副将阿彤!”

  一声暴喝之后,阿彤如同一只出笼的猛虎一般,咆哮着挥动着自己手中的断戟,冲出无形的墙壁,朝着墙壁外的黑甲士兵冲去!

  戟影闪动,无数声惨叫从阿彤身旁响起,蔽天遮日的尘土从阿彤身旁扬起,散发着腥臭的黑血在阿彤身旁飘洒。

  纵使战死于此,也要用自己的身躯抵挡住敌军的步伐!

  纵使战死于此,也要与敌军同归于尽,捍卫家乡!

  面对阿彤疯狂的冲击,黑甲士兵齐声发出一声惊讶,严密的阵型也开始变得有些骚动!本以为会轻而易举的进攻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少年阻止,对于士气本来就不旺盛的他们而言,阿彤的举动无疑瓦解了他们仅有的士气,使他们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

  这时,一声怒吼声从黑色方阵的后方响起,使骚动的黑色方阵登时变得异常安静。

  “斩杀此人者,赏女奴百人,金万两,宅邸一座!”

  话音未落,一个红甲鬼魂扛着双锤慢步朝着阿彤走去。

  亦在此时,一个身穿白色重甲的中年男子,提着一个麻布袋站立出现在黑色洪流后方。只见他双眼眯成一条细缝,似睁非睁的盯着正在奋勇杀敌的阿彤。高高扬起的嘴角仿佛看到了世间极品一般,久久不能落下。这时,麻布袋轻轻蠕动一下,从里面发出一声稚嫩的哭声。

  “哈哈哈,猛鬼王的军队也不过如此!”阿彤收回断戟,卓然立于黑色方阵中间,仿佛一点都不在乎黑甲士兵的围攻。而黑甲士兵们则是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竟谁都不敢上前。

  正当这时,红甲鬼魂扛锤来到阿彤面前,看了一眼阿彤后,冷哼一声说道:“猛鬼王麾下大将色鬼前来拜会将军,我王圣明。若将军愿意归顺我方,不光居鬼城可以保住,甚至连将军都有可能成为我王手下的第一大将!若是不愿意归顺,就别怪我不客气!”说着,色鬼抖动双臂,双锤如同两块巨石一般重重的砸向地面,使所有人不由的抖动了一下。

  阿彤没有回答色鬼的话,而是挥戟指向色鬼,作出一个不屑一顾的表情。仿佛在说,就凭你们,连给我提鞋都不配,还妄想说降我!

  “你!”看到阿彤不屑一顾的表情,色鬼登时暴怒一声,抡起双锤便朝着阿彤挥去。

  而阿彤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击或者防御的动作,只是微微一笑,朝着一旁闪去。对于他来说,色鬼只不过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将而已。根本不值得他动手!

  忽在这时,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将进攻阿彤的色鬼喝止住:“够了,色鬼。阿彤将军乃是上将之才,根本不屑与你动手。若不想失去性命,就乖乖退下!”话音未落,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色鬼面前,笑吟吟的看着闪躲到一旁的阿彤。

  “多谢猛鬼王赞赏,不过阿彤只为居鬼城而生存。除此以外,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留恋。若是猛鬼王还是要继续攻打居鬼城的话,我宁愿战死于此!”说着,阿彤将断戟插到地上,以表示自己誓死捍卫居鬼城的决心!

  “漂亮!”猛鬼王赞许一声,朝着色鬼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将麻布袋放在地上说道:“既然将军要誓死捍卫居鬼城,本王也不愿意坏人好事。但本王还是想规劝将军一声,纵然是将军自己着想,也要为居鬼城中数十万的百姓着想!”说着,猛鬼王轻轻解开麻布袋。

  亦在这时,一声稚嫩的啜泣声从麻布袋中传出,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男孩慢慢的从麻布袋中钻出来,好奇的看了一眼周围的黑甲士兵,在看看卓然立于黑色方阵中的阿彤后,立即嘟起小嘴,揪起垂在两肩上的小辫,朝着阿彤喊道:“阿彤叔叔,他们欺负我!”

  而阿彤看到小男孩后,也是一惊,原本傲慢的神情此时已经一去不返,剩下的只有悲愤之情!

  “猛鬼王,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和我一对一的单挑!抓一个小孩算什么男人!”

  拔起断戟,阿彤戟指猛鬼王喝道。与此同时,色鬼已经扛着双锤绕到阿彤的身后,静静的盯着猛鬼王的一举一动。

  “哈哈哈”猛鬼王冷笑一声,伸手将小男孩提起来,朝着阿彤说道:“难道你叫你兵法的人没有告诉过你,在战场上没有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之分。只有死尸与战士!”说着,猛鬼王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白皙的脸蛋,高高扬起的嘴角中流出一丝散发着腥臭的口水。而此时,小男孩身上被围上了一团黑色的鬼气,是小男孩不能动弹一下。

  “算你狠!说吧,想让我干什么?”阿彤无奈的看了小男孩一眼,收回断戟,朝着猛鬼王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阿彤将军归降本王而已。至于此子,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胃口!”说着,猛鬼王微笑的看着阿彤,等待着阿彤的回复。

  这时,一只银翎苍鹰来回盘旋在阿彤的上空。一对昏黄的鹰眼不断的盯着正在与猛鬼王交谈的阿彤。

  “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条件了?”阿彤试探性的朝着猛鬼王问道,同时心中暗想该怎么办才好,情儿不能因为我死在这里。猛鬼王也不是一个好斗的主,到底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阿彤开始观察猛鬼王的一举一动,希望从中可以找到什么破绽,救出小男孩。

  猛鬼王似乎看出了阿彤的心思,轻轻的摇摇头,同时朝着阿彤身后的色鬼做出一个攻击的手势。

  色鬼见到猛鬼王的手势后,立即举起双锤,朝着阿彤的脑后砸去。同时,黑甲士兵们也纷纷举起武器,朝着阿彤冲来。

  说时迟,那时快。当色鬼的双锤刚刚碰到阿彤的头发时,阿彤猛地向左偏移一步,转身挥戟朝着色鬼劈去。

  色鬼本以为阿彤已经没有防备,但一见阿彤变招立即撤回双锤向后掠去。亦在此时,黑甲士兵们蜂拥而至,举起兵器,朝着阿彤砍来。

  “好胆!”

  阿彤怒喝一声,数道戟影从阿彤的手中迸出,似一朵朵刚刚绽放的鲜花一般,璀璨异人!黑血与灰尘同时在阿彤身旁洒落,惨叫声与呻吟声在阿彤身旁响起。

  忽在这时,色鬼轮锤再至,与阿彤厮杀在一处。而黑甲士兵们则快速为二人挪开战场,因为阿彤太可怕了,太厉害了。若不想在此时丢掉性命,就只有向后撤退,躲开阿彤。

  看到阿彤与色鬼厮杀在一处,猛鬼王轻轻的捏了捏小男孩的脸蛋,然后解开缠绕在小男孩身上的黑色鬼气,朝着小男孩问道:“小孩,你和阿彤是什么关系,阿彤为什么如此关心你?你是不是他的私生子?”说着,猛鬼王眯成一条细缝的双眼突然睁开,冷冷的盯着小男孩。

  小男孩茫然的摇摇头,表示他与阿彤并没有任何关系。同时,小男孩睁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正在拼杀的阿彤。

  此时,阿彤已经将色鬼逼到了无形的墙壁上,而且正挥动着手中的断戟,准备给色鬼最后一击!

  而色鬼却无力的架起双锤,抵挡着阿彤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一次比一次凌厉的攻击。直到这时,阿彤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放开了。无论是谁的生死都无法改变这场战争,也无法改变居鬼城的存亡!

  情儿,对不起了!我没有办法救你了!

  两滴晶莹的泪滴顺着阿彤的眼角滴落,这是他愧疚的泪水,也是无奈的泪水!

  而猛鬼王看到阿彤的表现之后,心中登时一惊,暗付阿彤难道真的愿意牺牲这小孩的性命!或许是他错了,不应该以小男孩来威胁阿彤!亦或许是他对了,以小男孩来威胁阿彤,使阿彤有所顾忌放不开手!但依现在的情况看,猛鬼王错了!

  亦在此时,阿彤与色鬼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只见色鬼背靠无形的墙壁,吃力的挥动的双锤,希望可以将阿彤击退。此刻已经关系到他生死的时候,若不能将阿彤击退的话,死的将会是他!

  而阿彤见到色鬼仍然做困兽之斗,冷冷一笑,横戟挡开色鬼的双锤,朝着色鬼劈去!

占位
关注后可每日签到,领取书币
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