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加入书架 A- A+

  第105章

  一路走过来,章语默简直都忘记了看那个包袱,左右看看,刚好路边有块大石头,章语默将包袱放上去,打开来,首先就是一封信,信封上写着:语默亲启。

  章语默一看那字,眼睛就忍不住湿润了,因为那是师傅的字,这是她最熟悉的字体,以前所有的自己记不住的口诀,师傅就会写下来给她,她就是看着这样的字体长大的,自从章家庄毁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因为所有的口诀都被烧掉了,如今在看到这样的字,章语默心里对师傅的思念又被勾了起来。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要拆开信封。

  感动过后,章语默才想起来,为什么师傅的信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师傅出现过,那为什么师傅又要将自己放在这里?她去了哪里?章语默忙收拾情绪,将信封打开,将信展开,果然是师傅的字。

  信中道:语默,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师傅相信你已经没事了,很抱歉从小到大瞒着你这样多的事情,但是请你原谅师傅,师傅也是不得已,因为这是师傅的责任,当年救下你不过是因为我认为那是我应当做的,或许我不应该这么做,我当时确实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当时的你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孩。

  我想或许真的是我错了,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难,小时候我常常伴在你的左右,看着你受尽委屈,但是我只能够袖手旁观,其实你的养父母是有自己的一个女儿的,刚好跟你是同一天出生,那一天我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将他们的女儿带走,留下了你在那里,也许是害怕我的原因,他们始终都不敢对你怠慢,但是却也无法像是其他的父母那样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每当我看到你那样落寞的眼神,我也会心疼,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是不是我错了,而是在想着以后你见到了你自己的父亲,就不会这样了。

  直到你十八岁,我已经将我所有的本事都教给了你,我想你已经有了能力去对抗外面的世界,所以我才离开了,我去处理我自己的事情,但是我没有想到你的那一块玉佩会被发现,会招来那些人,当我回到浔阳的时候,章家庄已经没有了,而你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一路打听你的消息,可是你的行踪一路变换,我也猜不到你到底是要去哪里,直到你找到了方圆庄,我猜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来你又回了浔阳,我以为你是要回家查你自己的来历,没想到你却又去了庐山,直到我赶到庐山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你的那个叫做李纤儿的朋友竟然是朱棣的女儿,你们竟然全都给她下了毒了,不过我却也不能够怪她,那日她的一席话惊醒了我,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我的关系,才会有这样一系列的事情。

  我本来以为你已经去了,我只想带着你回到浔阳,安葬在你养父母的旁边,却没想,两天后你竟然有转醒的迹象,我请了个大夫过来,那大夫却说你并没有中毒的迹象,我想了想,终于明白,那个李纤儿给你们吃的并不是毒药,而是一种特制的药,这种药只是使你们看上去像是真的已经死过去了一般,其实却并不会危害到你们。我想她是真的将你们都当成朋友的,这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幸好当日我并没有能够杀了她。

  我想到既然你没有死,那么你的其他那几个朋友应该也还是活着的,所以我又去了一趟庐山,但是那个庙里却没有了那些人的踪影,看迹象像是被人带走了,我不知道带走他们的那个人是不是会发现他们并没有死,但是奇怪的是,我却追踪不到那个人,我想这个人应该也是个高手,但是在江湖上消失了许久,我也不知道这世上到底还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些。

  语默,师傅对不起你,师傅只希望你能够好好地活下去。好好的走完你自己的路,快快乐乐的走完,有些事情其实不需要去想,其实有什么要想的呢!并不会改变什么,也不见得能够让你更加的快乐,我想,也许现在的你也是这样想的。

  语默,师傅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我是谁,现在师傅告诉你,师傅原名梅雪,江湖人送外号:天池怪翁。

  章语默看完这封信,忍不住泪流满面,原来是这样,原来纤儿还是原来的纤儿,原来她的心一直都是向着大家的,可是如今只怕也已经被伤透了吧!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会不会还在伤心。

  又想到师傅,原来师傅就是天池怪翁,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师父的关系,从小在会出在那样的环境中,可是章语默如何会责怪师父,因为在自己的心中,师傅永远都是一个神圣般的存在,永远都是章语默避风的港湾。

  章语默突然想到,可是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呢?信中师傅并没有说明,为什么?师傅断断不可能将自己扔在这里不管的。章语默忙翻自己的包袱,但是却发现包袱里除了换洗的衣物,和一些碎银外却没有了别的东西。

  叹了口气,章语默刚想要放弃的时候,手突然触到了那个盒子,是文叔送给她的盒子,章语默难免有些好奇,可是一想,明明都已经答应了文叔,到了城里才打开的,又一转念,这个时间本来就已经够自己到城里了,想了想还是想要看一下,忙将盒子打开,却是一个玉佩,章语默暗笑道:“文叔竟会骗人,那里是给她女儿的东西,这明明就是我自己的玉佩嘛!”

  但是立刻便感觉到不对劲,手伸向脖子,果然绳子还在,用力一拉,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便滑了出来,跟手中的一模一样,章语默登时便呆住了,这玉世上不可能有仿造的,因为只有两块,难道

  不待继续想下去,章语默拔腿便往回跑,跑了几步,又猛地停下来,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文叔要她到了城里才打开看,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走了,原来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是师傅把她送到了这里,是师傅让她见到了父亲。

  章语默看着天空,笑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接着章语默朝文叔家的方向大声喊道:“爹,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爹,喻墨会好好的,好好地生活下去,好好地抓住自己能够把握的幸福。”

  狠狠地喊了几句之后,章语默大声笑了笑,便背上师傅为她准备的包袱,拿着那只盒子,往城里走去,这一次再没有了原来的疑虑,不解和不安,因为她知道了她自己的方向,她知道她的路该怎么走。

  这平阳府城,她还是非常熟悉的,瞬间,就好像是从前一般,好像所有的人都在,章语默想,她终于明白了这些日子以来她收获的到底是什么了。

  也不知道到底该去哪里找回他们,章语默不自觉的又往浔阳方向行去,终究也是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家。由于现在并没有什么事情在身,而且有希望一路上能够打听到他们的消息,是以章语默也并不赶,只是慢慢地行来,如此一来,却也用了一个多月方到了安徽的一个小镇上,信步便走到旁边一家酒楼。

  章语默走进去,随便捡了一张桌子坐下,等小二上菜的空当打量着这个小酒楼,慢慢的却发现这里竟然是那样的熟悉,原来这里竟然是章语默第一次遇见吴意义的地方,也就是第一次看到莫非的地方,章语默上上下下再重新打量了一遍,果然就是这里,尽管过去了一年多,但是店里的格局却没有改变多少。

  突然一个清脆的女声穿过各式各样的纷扰的杂音,清晰地传到章语默的耳朵里“姐姐!”

  章语默转过身,门口那个一身青翠衣衫的小女孩不是方不死是谁?方不死两只小辫子一抖一抖地,看着章语默甜甜的笑着,又转过身看着外面道:“莫大哥,你果然没有骗我,姐姐果然在这里。”

  章语默听着方不死的话,跟着将视线往外望去,果然见到莫非从外面走进来,有些探寻又有些激动的眼神看着自己,章语默呆呆地看着他们走进来。

  方不死飞快地奔到章语默的身边道:“姐姐,你知道么?莫大哥说很快就能够碰到你了,我还以为他是在哄我,原来是真的,你们是不是商量好的呀?怎么会在这里呢?”

  章语默回过神,看着方不死,没错,她还是这样活蹦乱跳的,还是这样爱玩爱笑,她还活着。章语默伸手抚了抚她的脸,好像是在确认是不是真的存在,那一日,她那样真实的在自己面前断了气,如今却真是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莫非在章语默对面坐下来,看着她,她还好,并没有怎么瘦,如今换上了女装,整个人看上去也有活力多了,看样子,她似乎并没有怪自己当初的不辞而别。

  看着她对方不死的眼神,莫非道:“是,李纤儿的毒药是假的。”

  章语默回过神来看着莫非,眼中不自觉得蓄满了泪水。莫非忙拉住她的手道:“对不起,那时不在你身边。”

  章语默摇了摇头道:“不,回来就好。”

  莫非点了点头,看着章语默道:“我记得我们之间的承诺呢!只是当初”

  章语默摇了摇头,伸出手按住他的唇,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一向我们都是知道对方的。”

  方不死看着他们,道:“什么事情?怎么我不知道?我想知道。”

  章语默刚想要说话,突然小二走过来,便忙道:“看,我点了八宝珍鸭,你最爱吃的,快点,不要多说话。”

  方不死果然所有的兴趣都被那一盘美味的食物给吸引过去了,忙拿了筷子对付那只肥鸭去了。章语默看着她的样子,突然感到一阵阵的幸福。抬起头,莫非也是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己。

  章语默脸上一红,问道:“你是在哪里找到不死的?”记得师傅信中说后来都没有找到他们,而且将他们带走的人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就现在来看,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莫非,虽然莫非尽得玄真道人真传,但是目前却还没有修到这种程度。

  莫非道:“你绝对猜不到是谁救了他们。”

  章语默微微有些狐疑看着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到底是谁?”

  莫非微微一笑道:“是庐山茶农。”

  章语默恍然大悟,道:“我竟然把他给忘了,都到了人家门口了却还不知道。只是他与我们从来都没有什么交情,怎么会这样将所有的人都救下了呢?而且你又是怎样知道他们在哪里的呢?李家四兄弟和雪玉又在哪里?”

  莫非道:“你先不要急,听我慢慢跟你说,原来这李家四兄弟是庐山茶农老前辈的徒弟。只是他们一直称他为叔叔,这我们都是听到过的。”

  章语默点了点头道:“是,果然,他们也有说过他们的叔叔就在附近,而且惩罚他们抄的书就是茶经,我们应该是能够猜得到的,偏偏都将这些给忽略了。”

  莫非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这样,发生在他老人家门口的事情他怎么会不知道?但是他一向不愿意参与到这些江湖恩怨中去,所以也并未插手。终于还是将大家都救下了,也算是一场恩德。”

  章语默笑道:“果然是有缘,若不是我们认识了李家那四兄弟,今日只怕是没有这样的巧遇的。”

  莫非笑道:“这还不是最巧的,天下事当真是无巧不成书,谁人知道当今世上的两大高手庐山茶农和玄真道人竟然是同门师兄弟呢!”

  章语默睁大了眼睛,惊讶道:“什么?他们天,竟然有这样的巧事,怪不得你会找到不死。原来是这样。”

  莫非道:“而他们的师傅就是当年名震天下的关风雨关大侠。”

  章语默呆呆地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道:“关关风雨,你是说我们那时候见到的那个人?”

  莫非点了点头道:“我想错不了,我跟师傅和师叔都将他的样子描述了一番,两人都说那一定就是师祖,而且此刻他们都已经在赶往师祖墓地的路上了。”

  章语默终于相信了这样巧的事实,笑道:“这天下的四大高手,竟然和我们这些人有这样深的渊源倒也是奇事。”

  莫非道:“其他三位倒还罢了,可是这天池怪翁,却是神出鬼没,许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章语默微微一笑道:“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是因为她一直都在浔阳。”

  莫非皱了皱眉道:“哦?在浔阳?你如何知道的?”

  章语默笑了笑道:“因为她就是家师。”

  这一次却轮到莫非吃惊了,道:“她她是女的?而且还是语默你的师父?”

  章语默笑着点了点头道:“是,没错,我也是不久前知道的,她原来就是家师,只是江湖上人听到她的称号,都以为是男的。”

  莫非笑道:“竟然是这样,当真是天下奇闻了。”

  方不死道:“你们两个都不用吃饭了么?”

  两人这才注意到桌上的菜都快被方不死吃完了,莫非笑道:“你是不知道不死最近在长个子,吃得特别的多,你点的这些东西真的只够她一个人吃的。”

  章语默看着方不死笑道:“果然是长好了些,那便再叫些东西好了。”

  三人走出酒楼,章语默才想起来问道:“莫大哥,我们如今往哪里去?”

  莫非笑道:“我们?我们凑热闹去。”

  章语默一时间不知道莫非指的是什么。便问道:“凑热闹?去哪里凑热闹?凑什么热闹?”

  莫非笑道:“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无涯谷的神医后人江渔广发喜帖,说是她的兄长神医医命不医病江枫成亲大喜,希望各路英雄豪杰都前去祝贺。”

  章语默一听,惊讶道:“江大哥要成亲了?怎么这样快?可是纤儿她”说到这里却是说不下去了,想到那个早上在小树林边,那个身着紫色衣衫的少女看着自己,笑着道:“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这样盯着一个小姑娘看不觉得不好意思么?我可不愿意陪你相看两不厌了,我要走啦,你有什么话就快快的说罢!”

  那个时候,三个人,第一次见面,却是那样的兴趣相投,然后就一起走南闯北,好像也从来都没有想过什么时候会分开,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什么是你的,什么是我的,只有是大家的,谁也不分彼此。高兴地不高兴的事情他们都会跟自己说,可是如今都散了,颜儿不知道在哪里,纤儿也不知道在哪里,或许现在在世上的某一个角落里伤心,不会知道自己心里对她有多抱歉。

  莫非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却什么话也不说,只道:“好了,日子近了,我们快些走吧!不然就要错过了这样的喜事了。”章语默走在最后,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因为她记得,李纤儿是喜欢江枫的,很喜欢很喜欢。可是如今,该怎么办?难道她真的要走到江枫的面前对他说恭喜么?那个女子是谁?为什么江枫会喜欢她?

  一路上,章语默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只是默默地跟着莫非和方不死往无涯谷去,方不死一路上自然是高兴地,她这样的年纪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阻止她让她快乐的。听到莫非说这次去是为了看江枫,江枫要成亲了,有新娘子看,便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只因从小到大,她从未看过娶亲时候的热闹,只听别人描绘过,心中便一心想去看看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热闹场面。

  莫非却也很好心情的样子,章语默心中的事情他完全像是没有注意到一般,虽然,李纤儿并没有和江枫在一起,但是却也不代表作为江枫的朋友,自己却不去给他祝福,更何况,对于莫非来说,根本就不清楚李纤儿对江枫的那一番心思。更不可能会因为这个而不高兴。

  走了十几天,果然就到了无涯谷,正好赶上了喜事,正是春天繁花似锦的时节,走进谷内,到处都是花团锦簇,不光是生长在这里的,更有一些是江枫和江渔用药物培养出来的,且到处都挂满了鲜艳的红绸布,更是让这个山谷充满了喜气。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原本应该清清静静的山谷此时确实热闹非凡。

  章语默暗暗感叹道:“没想到江大哥竟然这样注重和那女子的婚礼,若是纤儿知道该会是怎样的心情。”

  莫非看着她的表情,笑道:“你喜欢么?我们日后也这样你看可好?”

  章语默登时便羞红了脸,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不死还在呢,你就说这样的话来。”说着扭身就要走。

  莫非忙拉住她,道:“哪里哪里?你看不死早跑去看新娘子去了。好了好了,我们也快些过去瞧瞧吧!”

  章语默抬头一看,果然方不死已经没有了影子,心中不由有些着急,点了点头道:“好,快点。”

  两人一走到喜堂,就听到一阵欢呼声,原来新娘子被牵出来了,章语默也不由好奇想看看这个女子到底是谁。莫非微笑着牵着她往前走,这时候,方不死眼尖,忙叫道:“姐姐姐姐,快过来,到这里来看新娘子。”

  章语默一转眼便看到了方不死,那新娘也听到了方不死的喊声,往这边看过来,章语默一瞬间便看到了珠帘后面的眼睛。那新娘撩开遮住眼睛的珠帘。

  方不死惊喜道:“纤儿姐姐,原来新娘子是纤儿姐姐。”

  章语默登时泪盈于睫,可不就是纤儿么!

占位
关注后可每日签到,领取书币
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