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归宋(上)
加入书架 A- A+

  天,阴霾凄厉;雾,浓密厚重。血,缓缓滴落;影,沉沉倒下。

  半壁夕阳斜照下的金沙滩宛如一道残红卧江。寂静无声的滩边蹄迹凌乱,断箭横飞。放眼望去,一片哀绝凄惶。

  风悲凉,花雨飞。似乎在幽怨地诉说那一段冲云霄,慑苍天的悲壮惨烈。

  帷幔飘飘,泪烛摇摇。杨延昭含泪坐在桌前,望着那一排排凄凉孤独的灵位,竟无力执笔写下那寄托哀思的篇篇祭文。

  “哀兄弟诔,幽惶凄苦。泣血成文…”

  不!这不是真的!

  苍天!为何你如此残忍!?我杨家一门忠烈,竟只在一夜间便人鬼疏途,永隔尘寰!苍天啊!若因我杨家杀戮过重遭此恶报,为何你要安排我杨家一门保大宋安民心?若我杨家生来便该保国安邦,却为何又要我杨家从此孤雁伶仃,陷入这万劫不复之绝境!?你告诉我,这到底为什么!

  “爹!”

  “大哥、二哥、三哥!”

  “小七!六哥想你!小七!你回来啊!”

  声声悲呼,彻骨断魂。

  “噗!”延昭猛然喷出一团鲜血,身子后倾,昏倒在了桌边……

  ……

  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夺取后周建立大宋王朝。时为北汉大将的杨业因不满北汉皇帝刘崇父子亲奸佞远贤臣,遂借宋太宗赵匡义攻打北汉之际,决定携妻儿归顺大宋。

  烟尘滚滚的官道上,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飞速向前疾驰。后面那辆马车似乎负重过多,渐渐被前面的马车抛在身后。从这辆马车的装饰看,显然是从宫中而来,而从车上的一应物品看,却又象是逃难一般。

  此时,这条属于北汉王朝的官道上拥挤不堪。放眼望去竟都是前往各地逃难避祸的贫苦百姓。声声哀叹,切切愁苦更令这官道显得千疮百孔,哀鸿一片。

  马车一路颠簸,越行越慢。车帘被轻轻掀开,从里面探出一张端庄秀丽的少妇面庞。她看看满路的逃难百姓,轻声一叹:“停车!”

  马车停住,先从车上跳下一个年约三十的精壮汉子,接着便走出了那位素雅清丽的少妇。

  汉子看看少妇,悄声说:“夫人,如今还没有离开北汉的势力范围。倘若那些追兵追来,恐怕您和各位小少爷都会有危险!”

  少妇摇摇头说:“杨洪,你看这些百姓,他们实在太可怜了。你去把带来的干粮分给他们一些吧!现在刘崇已是自顾不暇,我想追兵大概不会这幺快追来。”

  “夫人,话虽如此,可是咱们还是慎重些好。若您与各位小少爷有什么危险,我怎么向老爷交待啊!”

  “好了,杨洪。你先把干粮分发下去,咱们也好尽快离开此地。”

  杨洪回身正想回身提出些干粮,不料忽从车上陆续蹦下五个少年孩童。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年龄、高矮,显然便是杨洪所说的那几位小少爷。他们站在车旁,好奇的打量着路边奔逃的百姓。

  最小的那个三、四岁幼童蹦跳着跑到少妇身边清脆地说:“娘,他们也和咱们一样着急赶路吗?”

  少妇一见几个孩子不顾危险从车中跳出,不觉有些心急。她紧紧拉住那个三四岁的孩童,转身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说:“延庆,你们几个怎么都出来了?这里很危险,赶快回到车里去。”

  “娘,是小七非要出来。我们拉不住他,所以就一起下来看看。”叫延庆的少年说。

  “是啊,娘。小七吵着闹着要出去。三哥不答应,他就耍赖。”一个六、七岁孩童接着打道。

  “行了。你们几个现在马上回到车上去,不许再出来。”少妇吩咐着,接着又看看身边的幼童说:“你若再不老实,娘就不理你了!”

  幼童正要张嘴向母亲撒娇,忽然看到提着干粮的杨洪便急忙道:“娘,那些赶路的伯伯婶娘们好可怜!咱们把干粮分给他们好不好?”

  少妇笑笑说:“你舍得吗?”

  幼童马上点头:“嗯!”然后又小声说:“娘,要不,咱们留下一点点,好不好?”

  少妇与杨洪听到这句话,不禁啼笑皆非。

  少妇轻捏幼童的脸颊笑骂:“你不是说舍得吗?怎么又反悔了?”

  “不是啊,娘与洪叔那么辛苦一定会饿啊,还有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也会很饿的嘛!”幼童眨眨眼睛看看哥哥们道:“我说的对不对?”

  “不对!”那六、七岁孩童立刻反驳道:“分明是你自己嚷着肚子饿,又拿我们挡驾。”

  “才不是!”幼童拉着母亲的手嚷道:“娘,六哥他欺负我。刚才他还掐……”

  “你胡说,我没有!”

  眼看几个孩子叽叽喳喳吵闹不休,少妇无奈的摇摇头转向杨洪道:“留下一些也好,这几个孩子没有一个让我省心的。天色渐晚,咱们还是早些追上业哥和延平、延广才好。”

  见杨洪遵命而去,少妇又不舍的回望了身后那一片残败的荒凉,轻叹一声,拉着儿子们登上了停靠路边的马车。

  遥远的天边忽然传来阵阵轰鸣,浓墨似的乌云滚滚而来,眨眼已吞噬了整片天空。

  瓢泼大雨转眼即来,杨洪勒住马,黑红的脸庞不时掠过焦急之色。

  “杨洪,是要下雨了吗?”见杨洪停了车,少妇轻启朱唇问道。

  “夫人,看这天色,恐怕雨势不小。其实倒也不打紧,只是若此时刘崇追兵赶到那便危险之极了。”

  少妇走下车,抬眼看看阴沉的天空道:“看来刘崇大势已去。杨洪,你不必担忧。咱们不妨先寻了避雨之地再行打算。”

  杨洪领命而去。这时只见马车车身左右晃动不停,少妇正奇怪,忽听车内响起那三、四岁幼童的叫嚷:“娘,车里不好玩。我要下去玩。”

  少妇并未理睬,只以手搭蓬等待杨洪回返。

  车身还在晃动,只急得车内的延庆大声道:“小七,你能不能老实些!”

  “不!我要下去玩!”幼童叫嚷着。

  见儿子闹得厉害,少妇掀起车帘,似乎有些生气的盯着幼童道:“延嗣!你是不是不听娘的话?”

  延嗣望着母亲摇了摇头又瘪了瘪小嘴。

  见他一副委屈的模样,少妇心下不忍。她看了一眼相互挤在一起的儿子们道:“都出来透透气吧。记住,不许打闹不许争吵。”

  几个孩子兴高采烈的跳下车,在空场上翻筋斗打把式玩闹了起来。

  延嗣羡慕地看着玩耍着的哥哥们,晃了晃母亲的手道:“娘,我可不可以跟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一起玩啊?”

  “可以,”少妇摸摸延嗣红扑扑的的脸蛋笑着说:“不过你还小,等你……”

  她的话未说完,就见延嗣挣开她的手,扭着小身子向哥哥们飞奔而去。她眼明手快,一把拽住延嗣,将他拉回自己身边道:“娘的话还没说完。等咱们在汴京安定了,你再长大些,就可以和哥哥们玩了。”

  “娘,汴京是什么地方?我们什么时候能到汴京?我想快快长大!”

  “汴京是大宋朝的京师,咱们现在就是要去大宋。”少妇搂着儿子,娓娓诉说着汴京和大宋。

  天边的云越堆越厚,豆大的雨点越下越密。

  杨洪披着蓑衣赶了回来,走到车旁对车内的少妇言道:“夫人,前面除了一座关帝庙,并无其他避雨之所。”

  “既然如此,咱们便去关帝庙暂避一时。这几个孩子也玩累了,那里正可以歇歇脚。杨洪,咱们走吧。”

  车子在关帝庙前停下。杨洪撑开油伞将少妇和五个孩子让了进去。几个孩子刚踏进庙里,便被一尊栩栩如生的关圣帝神像深深吸引。

  一个比延庆年龄稍小一点的孩子盯着神像问:“娘,他是谁?”

  “四弟,我听爹说过,他是关圣帝关老爷!”延庆回答。

  “我知道,我知道。”另一个比他俩又小一些的孩子抢着说:“三哥四哥,我也听爹说过。爹说关老爷与刘玄德、张翼德桃园结义,誓保天下太平、百姓安乐。爹还说关老爷是一个大大的英雄!”

  先前那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摸摸关帝塑像回头问:“三哥四哥五哥,关老爷厉害幺?”

  “当然厉害。爹说关老爷是三人中间最厉害的一个。”延庆指着塑像手中的一把刀说:“爹说,关老爷手中这把青龙偃月刀更厉害,就和咱们的杨家枪一样锋利威猛,无坚不摧。关老爷曾用它斩过什么颜良、文丑。还差点把曹孟德给斩了呢!”

  “三哥,那后来呢?”六岁的孩童追问。

  “后来……我不知道了,爹没有说过。”延庆摇了摇头。

  “六弟,”老四接着说:“后来因为关老爷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所以就把曹孟德放了。”

  “哦!”老六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问:“那颜良、文丑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跟关老爷打架?”

  “六弟,以后让爹告诉你吧!”老五说:“总之,他们都是很厉害的人。可是遇见关老爷,他们就都不成了。所以爹说,关老爷最厉害。”

  “哼!”这时在旁边听哥哥们说话的延嗣忽然接口道:“我才不信!他们有爹爹厉害幺?爹爹才是大英雄呢!”

  “小七,谁说爹爹不是大英雄了?”几个孩子异口同声反驳。

  少妇在一旁看着几个儿子相互不停的斗嘴,怜爱的笑笑道:“你们几个在一起就吵个没完,不嫌烦?你们不烦,娘可要被你们烦死了!”

  “娘!”延嗣跑到母亲身边说:“娘,爹爹才是大英雄!对不对?对不对?”

  “对!爹爹是真正的大英雄!”少妇点点头,眼神中透出缕缕敬佩的目光。

  “娘,我以后也要做像爹爹一样的大英雄!”延嗣童稚的话语中隐隐透着坚定,他看看几个哥哥又道:“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你们要不要做大英雄啊?”

  “当然了!”四个孩子不假思索地回应道:“我们都要做像爹爹一样的大英雄!”

  “嗯!”延嗣重重的点着头说:“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你们不许赖皮。咱们拉钩!”

  “好!”延庆接着说:“还有大哥二哥!我们大家说好了,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永远都要做像爹爹一样的大英雄!如有反悔,天地不容!”

  “如有反悔,天地不容!”几个孩子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少妇眼含热泪,激动地看着眼前的场面,忍不住奔上前紧紧的拥住了这几个许下了永恒诺言的兄弟们。

占位
关注后可每日签到,领取书币
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