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泣血夕阳
加入书架 A- A+

  六月的天,比以往年还热。令人烦躁想打破一切打破困着自己的心灵的无形的枷锁。

  那一边边蹂躏着自己心脏的无形的力量,让自己痛不欲生,夏风不在温柔呼啸而来,夹带着令自己烦躁的燥热空气。

  卷起了那坐在地上双手颤抖着用力抱着双腿,衣衫杂乱身形看似不算太矮的男孩的那遮挡住他双眼的刘海。

  天边斜阳,比以往日更加的红,斜阳如同无力的火球挂在看不到尽头的悬崖边上,斜阳血红得想杜鹃啼出的血,边上红丝缠绕如同无限的悲痛的人的眼球在溢血。

  就如同那坐在地上的衣衫杂乱的男孩溢出鲜血的双眼。

  又是一阵风呼啸而过,这此那魏坐在雨龙山下的男孩再没有感到那令他非常烦躁的热空气,那风里面还夹带着一丝丝凉意。

  天空惊雷乍现,吓了那坐在地上的青年心神一惊,心回到了现实,抬头看向天边以是灰蒙蒙的一片。

  他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双眼流淌出过鲜血,也不知道那如泣血的斜阳以在雷声响起时突然消失,眼前望去不再是以前看不到尽头的悬崖,而是昏天暗地的一片。

  他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上形成一个他以前从未看到过的乌云漩涡,如果有气象家在此,一定会非常惊讶此处出现的大自然的奇观,一定会抓紧连拍个百八十张的照片以供气象研究。

  天要下雨了么?那坐在地的青年嘴里喃喃的说到。

  然后懒懒的站了起来,看那神情就是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看他那弯着无力的身影以及杂乱的衣衫和溢血的双眼要多落寞有多落寞,要有多悲痛就。也看出了他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的样子,露在T恤外面上肢的皮肤白里透黄,脸颊皮肤和上肢相差不大,一对充满英气的剑眉。

  在此抬头仰望天空,对着天空带着无限感慨,说道:“天道无情?大道,天演四九,而人谋不过唯一。可是天还是能若有情的啊!”

  随后滴下了一滴滴的“眼泪”,顺着他那仰起的脸颊流淌至鬓角滴在了雨龙山脚下的雨龙石上面,一共九滴,形成了一个看似杂乱而奇异的图案。

  突然,天空大雨如瓢泼一般倾倒而下,冲洗掉了他脸颊上他自认为是眼泪的鲜血,那雨龙石上的鲜血早已不在,他转身无力缓缓的向城区走去。

  渐渐地只能看到了一个落寞的身影,这位留下落寞身影的青年叫魏尊龙。

  魏尊龙,19岁,高中生,就读于黔省雨龙县雨龙二中。

  他来自一个小乡村里。就在今天魏尊龙遇上了他人生最大的一次挫折,最难忘,最悲痛的打击。

  他又失恋了,第一次失恋那是才是初中的他根本就是个爱情小白,而且还是他自己提出的,虽然说心里失落了那么两天,但是无关紧要,可是这此却给魏尊龙人生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险些毁了他的一生,因为它来得太突然,一时无法接受,所以魏尊龙内心不甘。

  就在今天早上魏尊龙的女朋友全校第一校花陈丹对他提出了分手,而且把魏尊龙说得一无是处,大大的打击了魏尊龙,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魏尊龙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好好读完高中考个好点的大学,因为对于他这种一心只想创业,有找不同于寻常人想法而且志向远大的人来说。

  他不甘心的是自己对她那么好,她却那么的不顾及自己的感受,非常的决绝,她的一切表现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任他如何挽留也无动于衷。

  他真的伤了伤彻底,因为他对她的好令他姐姐和妹妹嫉妒,可是结果是什么呢?后来他就不知为何走到了雨龙山脚下。

  魏尊龙拖着全是是泥的无力的身躯回到了他独自一人租的小屋里,他什么也没有做,门也没有关就倒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到了半夜魏尊龙感觉自己非常难受全身发热,他马上知道自己发高烧了,可是自备的药早已给上次女友生病时吃了,想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苦涩。

  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没有可以买到药的地方了,县医院这时值班医生早就睡其他的更不用说了,只有熬过去。

  深夜辗转难眠,魏尊龙想了很多东西,也想明白了很多的是自叹到:“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自己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何必那么执着,那么痛苦呢?

  终于熬到了天亮了,魏尊龙感到了新的曙光,他起床打开电磁炉烧了点开水喝了下去,然后烧水洗头。

  由于魏尊龙家来自农村,租的是简陋的单间小房,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淋浴的,洗澡洗头都是用脸盆盛水来洗,洗头必须登下,看刚一登下就感觉胸口有点痛他也没有太在意,洗头后在去上学的路上的一小诊所买了退烧药和感冒药吃了后,调整了心态,魏尊龙就去上课。

  过了平淡的而没有听课的一早上,因为魏尊龙整个早上都在看家禽疾病预防与治疗,这是他的爱好,这是他的目标,这就是他选择创业的目标,养殖。

  放学后,魏尊龙背着装满全是家禽家畜养殖的书包走出了教室。突然后面有人叫了一声:尊龙,等一下我们一起走,去“谢三餐馆。”

  听到这声音,魏尊龙脸上马上挂了一个自信弧度的笑容,转过身去,走来了一个迎面笑容的男孩。

  但看此人皮肤成为那种女孩子嫉妒加羡慕的那种,一双微启薄薄的嘴唇,刀削的面孔搭配在一起,使他变得妖异,要是他个女孩的话一定是一妖异摄魂的魔女了,此人叫王俊杰。

  身高略矮与魏尊龙,相对于王俊杰魏尊龙满脸充满阳刚之气,五官搭配到位,也算得上一帅哥,特别是他的那两道浓密的眉毛和那双有神,充满自信与斗志的眼睛更是让人感到心神会魏之一振,他们唯一缺点就是身高不理想。

  王俊杰是魏尊龙最后朋友之一,王俊杰走了上来伸手搭在魏尊龙的背上说到:尊龙,听说你和陈丹吹了?

  魏尊龙说道:“已经过去了,不说这个。”

  王俊杰又问道:“你昨天电话怎么没有人接,我叫了东子和我一起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你把我们给急了,下次不要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王俊杰看似气愤却带找无限关怀的口气说道。魏尊龙不好意思的露出他标志性的道歉的笑容说到不好意思昨天没有带手机。

  魏尊龙马上又说到:“那啥,走咱们去谢三餐馆吃‘大排’去”,也就是大排米线。

  因为特合他两的胃口,都爱吃米线。吃着米线王俊杰抬头嘴里含着米线带着不信的眼神看到魏尊龙问道:“真的没事了?”

  因为王俊杰太了解他了,知道魏尊龙有多爱陈丹。魏尊龙回到道:“你看我像有事吗?”

  王俊杰带着打量的眼神上下扫了一遍,随后说还真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魏尊龙眼睛视线对着王俊杰一挑,说道:“又不看看我是谁?”

  王俊杰一脚踢向魏尊龙道:“给我滚”,魏尊龙笑咧咧的闪开了。

  魏尊龙也不想想自己昨天的样子,要不是打雷他能回来不?心只怕早已经死了,就算心不死恐怕眼睛都瞎了,因为那不是眼泪啊,那是悲伤地血液。

  要不是天气突变使他突然有所感悟,能够那么快放下吗?不过这厮心理也是够强大的。你一句我一句的,两人乱聊了一阵,不一会儿两人都吃好了,然后各说了几句废话各自打道回府。

  回去后魏尊龙吃了药,然后就睡觉,高烧还是没有退,下午的是后他的胸部痛的更厉害。

  疼痛比早上敏感的多,只要双手往上伸就会感到胸部的疼痛,下午他没有去上课,打了个电话给王俊杰让他过来陪自己一去医院,因为自对于医学很热爱,懂的知识比较多,感觉自己这个状态有点严重。

占位
关注后可每日签到,领取书币
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