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对渣男女
加入书架 A- A+

  盛京,殡仪追悼馆。

  唐家千金出殡,追悼馆门前一路摆满了花圈,哀伤的音乐充斥着整个大堂,悲悲戚戚的。

  而大堂正中央在花团锦簇下的照片美伦绝丽,无不让前来参会的人们直叹惋惜。

  “洛心,不……洛心你怎么那么狠心,你说过要和我结婚和我过一辈子的!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呢!洛心,你死得好惨……”

  死者未婚夫赵清安抱着棺材哀伤痛哭,一脸悲凄,看得来客们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车祸现场车辆爆炸,将唐洛心炸得尸骨无存,唐家只得收拾了些唐洛心生前的衣物放在棺材里以示悼念。

  “姐夫……你不要太难受,逝者已逝,节哀顺变啊。”一旁的唐娇娇抹着泪细声宽慰。

  此时此刻,一辆顶级豪华的布加迪缓缓停靠在了殡仪馆门口。

  后排座椅上的男人睁开紧阖的双眸,偏头看向车窗外,一抹犀利从双眸中倾泻而出,瞬间冰封了整个逼仄空间的气流。

  他缓缓将冰寒凛冽压至眼底,转而望向身侧的女人,“你确定要去?”

  “是。”她红唇轻启,声音平静。

  时墨了然,反手握住她柔软的玉指,冷冽的嗓音仿佛冰寒多年的深潭,“我陪你。”

  三个字,清澈低沉。

  她眉心微动,默然应允。

  当身穿黑色紧身裙,身材火辣的女子踩着十几厘米的水晶高跟出现在殡仪馆大堂,立马便惊艳了全场。

  她戴着黑色的薄纱帽,半遮半掩地显露姣好的容颜,反倒为她增加了几分神秘和高贵。

  “这个女人是谁?”

  “为什么我看着有些眼熟?”

  “我怎么觉得她和……”

  有人目光下意识的转向灵柩之上的黑色画像,又落回女人的脸上,来回的打量着,莫名打了个寒颤。

  “洛……洛心?”

  正撕心裂肺痛哭的赵清安,在看到绝色女子身影的刹那,同样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他不可思议的盯着那纤长身姿的女人。

  “姐夫?你怎么了……”

  察觉出异样的唐娇娇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啊!”

  她立刻吓得尖叫出声,颤抖的手指向那女人,和见鬼了一般的表情。

  “唐洛……姐,姐你,你还活着?”

  震惊的望着那身形几乎与唐洛心一模一样的女子,唐娇娇脸色惨白,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这不可能!”

  她疯狂的摇头,在连续两声喃喃之后,发狠似的冲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到赵清安都来不及制止。

  安雅只觉得面前一道纤影闪过,一阵凉意拂过她的脸,她所戴的遮容帽便被唐娇娇抬手打落。

  ‘嗖’的一声飞出了老远。

  女人绾起的长发如飞瀑一般直落腰间,一并映入众人眼帘的还有她清秀的容颜,和涂着驼红色唇彩的朱唇。

  她并没有错过唐娇娇眼中的惶恐和愕然。

  “你,你不是……”

  这张脸和唐洛心的脸哪里有半分相似之处?那么,她是谁?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唐娇娇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却有人比她动作更快的钳制住了她的手腕,别具威慑力的身影压迫而来。

  岑冷的嗓音一字一句的洒落而下。

  “唐二小姐这是何意?动手打我的女人?还是说……这,就是你们唐家的待客之道?!”

  一个‘你们’,便捎带上了整个唐家,近二十余人。

  唐娇娇条件反射的抬起头,视线正迎上一双毫无温度的骇人冷眸。

  而这双眼眸的主人正穿着一身工整的西装,冷硬的线条勾勒出他霸道狂肆的张力,他以呵护的姿态站在那个神似唐洛心的女人身后,质问着她。

  “你是……时墨?时先生?”看清男人的脸,唐娇娇惊呼出声。

占位
关注后可每日签到,领取书币
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