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两个逆贼(结局)
加入书架 A- A+

  韩雪柔今日穿一身黑色绣云纹箭绣武服,劲瘦的腰肢勒进镂金玉带里,外罩红色织锦大披风,一头秀发高高束起,带着白玉镶金的发冠,露出殊丽无双的面容,显得矜贵无比,不像是来狩猎,反倒像是去赴宴的。

  但谁也不敢小瞧了这位朝安郡主。

  她是华阳长公主的掌上明珠,自小有名师指导,父亲又是威震一方的武将,骑射的功夫丝毫不逊色于男人,只是她性子散漫,人又矫情,多把心思花在装扮上,所以每次狩猎打到的猎物却不是很多。

  梁帝向来宠爱她,见状便问道:“朝安啊,你觉得孤的这些儿子里,今日哪个会拔得头筹?”

  韩雪柔拍了拍白马的头,目光似有若无的落在躲在一旁观战的锦书身上,勾唇一笑道:“这朝安可不知道了,说不定是臣呢?”

  梁帝闻言一愣,随即高声笑了起来:“好,哈哈哈!往年朝安都只是走个过场,难得今年这样有兴致,好,孤倒要看看是孤的儿子们勇武,还是朝安厉害!”

  一声令下,诸人皆朝林子深处散去。

  韩雪柔弓马娴熟,运气也好,竟真超越众皇子拔得了头筹,在梁帝面前给华阳公主和高昌侯大大的长脸,获得封赏无数,惹得皇子们钦羡。

  韩雪柔对那些奖赏没什么兴趣,丢给那些表弟表兄们随便挑着玩,于是皆大欢喜。

  酒酣宴饮过后,梁帝朝着韩雪柔招了招手,示意她上前来。

  韩雪柔笑了一下,行动间很是随意,嘴上倒是恭敬的很:“陛下,叫臣有什么事吗?”

  尽管韩雪柔生活豪放风评不好,但梁帝从小看着她长大,这个外甥女又跟他亲近不见外,在他眼里韩雪柔自是什么都好的。

  然而她今年已经二十岁了,霍青豫的丧期早过,堂堂华阳郡主的长女怎么能当寡-妇呢?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当务之急是解决她的婚事。

  想到这,梁帝心中更是惆怅,瞥了韩雪柔身后的锦书一眼,拉着她的手道:“朝安今日打猎,可有瞧着不错的儿郎?”

  韩雪柔挑眉,心下明白梁帝这是在过问她的婚事了,但她来这的目的是还锦书一世情债,若是被赐婚,这一世的情债岂还怎么还?

  思及此,韩雪柔不动声色的笑笑,顾左右而言他的道:“自是比不得陛下,陛下正值壮年,威武不凡,朝安来看,那是谁都比不上您呢!”

  梁帝闻言心中无奈,心知她这是在故意错开话题,不搭理自己。但他也知道此事不急在一时,只叹了口气抚着胡子笑:“就你会哄人,总拿这话来搪塞孤,不行,孤要罚你多喝几杯!”

  韩雪柔自是从命,命人取酒来与梁帝对饮。

  酒过三巡,梁帝有些支撑不住,便叫人全都散了。

  韩雪柔席间喝了不少酒,这会儿也有些上头,四下里寻不见锦书,便有些纳闷。

  等到她掀开帐篷,看到床榻上被子散开,被下是一团隆起。

  韩雪柔步态不稳,神色有些恍惚,打眼一瞟就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心生旖旎之余,却不免有些困惑。

  这小锦书虽说出身风月场所,性子却最是单纯懵懂又胆小,他最受宠爱的时候,也不见如何放得开,怎的今晚这般识趣,竟是使出了这样的法子?

  难不成是失宠三年学聪明了些,知道讨好卖乖来博得自己的欢心?

  思及此,韩雪柔心中越发动容,望着床榻的目光也愈加温柔。

  她放轻了脚步走到塌边,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入眼是逶迤了一枕的乌黑墨发,散乱的铺在上面。

  正要伸手,就听到帐篷外传来锦书温润的声音:“郡主,您歇下了吗?锦书见您在席上喝了不少酒,怕您明早起来头疼,特地刚熬了一碗醒酒汤,郡主要尝一尝吗?”

  帐篷里是一阵沉默,气氛冷的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锦书没听到朝安郡主的回话,心生困惑,难道已经睡着了?但他不敢贸然闯入,恐惹她不快,只得继续试探道:“郡主?您还醒着吗?”

  谁知他话音刚落,就听见帐篷内传来一身暴喝:“滚出去!”

  锦书被这声怒喝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将醒酒汤打翻在地。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韩雪柔不高兴了,他明明只是怕她难受给她端来醒酒汤啊……委屈得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韩雪柔此时压根不知道锦书的复杂心思,只是眯着眼冷冷的看着在塌上缩成一团的两个人。

  这两人自然不会是锦书,而是本应该好好在郡主府里待着的青竹和暮辞。

  郡主府戒备森严,这两人手无缚鸡之力,若无人帮忙自然不会凭空出现在这。

  看来王内监最近日子是过的太清闲了,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自己平时是不是太好说话了些,惯的这些人自以为是,无法无天?

  青竹和暮辞不知道韩雪柔的心思,只以为她是看见他们太过欣喜,讨好的笑道:“郡主,让小的伺候您吧,那个锦书有什么好的?哪有我们乖巧听话?”

  但他的指尖堪堪碰到韩雪柔的衣带,就被无情的推开,紧接着就是一声怒喝,让他们滚出去。

  青竹和暮辞以为自己听错了,郡主刚才说什么?让他们滚出去?还扔了遮-羞的锦被,让两人就这么大喇喇地晾着。

  不,不可能的,郡主很疼他们的,定是因为锦书那个小溅人在外面,郡主为了安他的心才这样说的。

  想到这,青竹顿时就心生怨恨,那个锦书看着老实,没想到心眼这么多,他们要是乖乖出去,岂不是白白地便宜了他?

  青竹咬了咬牙,顶着韩雪柔不善的目光,圆溜溜的一双眸子里盛满了委屈,抱着光未着寸-缕的身躯,颤抖着盯着盯韩雪柔,可怜巴巴的腻声道:“郡主,我冷。”

  韩雪柔看着青竹矫揉造作的样子,心中直想笑,斜睨着他们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青竹以为韩雪柔态度缓和,心生欢喜,不敢再作隐瞒将自己和暮辞买通了下人,乔装改扮混进随行队伍里的事情和盘托出。

  原以为韩雪柔会夸赞他们,被他们的真心所打动,谁知韩雪柔眸光顿时一寒,朝外面冷冷的喊道:“来人!把这两个逆贼给我抓起来!”

占位
关注后可每日签到,领取书币
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