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七世情债
加入书架 A- A+

  【攻略病秧子秀才】

  漆黑的夜幕下,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倾塌之声,陈国屹立数百年固若金汤的城墙终于在叛军的围攻下化为乌有。

  震天的喊杀声震颤着陈朝的国都,无情的烈火吞噬了眼前的一切。

  城中遍地是尸骸,百姓的鲜血染红了城外的护城河。

  陈宫之中,成百上千的宫人遭到叛军的围追堵截,国君与后妃未免受辱早已饮鸩自尽。

  长公主韩雪柔一袭殷红如雪的嫁衣站在陈宫最高的雁台上,风吹乱她的长发,火舌舔舐着她的脚心。

  她却似没知觉一般,木然的望着脚下的一切,任由泪水浸湿她的眼眶。

  没了,什么都没了。

  她的父王母后,兄弟姐妹,她的家,她的国,全都葬送在了今日这场叛乱之中。

  而造成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竟是曾经为陈国开疆拓土,立下汉马功劳的陈国上将易连城。

  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一场任性的拒婚,带来的竟是亡国的灾祸。

  早知道会酿成大祸,她便是千般不愿也该忍辱负重,答应下嫁。

  但如今什么都晚了,陈国的一切都已灰飞烟灭,而她身为陈国的千古罪人,唯有以身殉国,方能赎罪。

  脚下的雁台在风中摇晃着,火光快要烧到楼顶了。

  韩雪柔闭着眼站在楼顶的边缘,张开双臂想要高高跃下,却突然被一只干瘦的手抓住了脚踝。

  韩雪柔措不及防被这动静吓了一跳,有些不解的低头,纤长的羽睫低垂着,眼眶里还夹杂着未干的泪水,艳丽的眉眼虽染了烟尘,依旧美的人让人惊心动魄。

  地上趴着的是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头,穿一身灰黑色的道袍,许是因为费了大劲儿从雁台下爬上来,眉毛和胡子都被烧了大半,此时正用被烟火熏的沙哑难听嗓子道:“公主且慢,老臣有一法可解陈国危机!”

  韩雪柔盯着他端详了一会儿,这才想起眼前这人正是陈朝国师钟晏。

  当初钟晏扬言若她执意拒婚易连城,陈国将有意想不到的大祸,她本以为是这老头信口胡诌,谁知今日果然大祸临头。

  思及此,她凄苦一笑,苍白的脸色如这夜一般清冷:“陈国已亡,还有什么解不解?”

  钟晏老头急忙爬起来,躬身朝韩雪柔道:“老臣连夜占卜,掐算易将军与公主命格,竟发现公主与易将军有七世情缘。只是公主世世负心,才导致易将军累世积怨,酿成今日大祸。若公主肯舍身成仁,回到七世之初,还他七世情债,定可化解今日陈国灭国之灾,保陈国上下无虞。”

  韩雪柔颦眉暗蹙,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钟晏:“七世情债……回到过去?”

  钟晏点头道:“正是!”

  只见他抬手从袖中拿出一面掌心大小的铜镜,对韩雪柔道:“此乃陈国至宝溯世镜,能穿越时空,调转轮回!”

  韩雪柔凝神一看即刻勃然大怒:“你大胆!”

  她虽未见过此镜,却并非对这溯世镜一无所知。

  这溯世镜乃是陈国至宝,一直供奉在太庙之中,即便是王室中人也不敢妄动,这国师竟私自将溯世镜取出?

  钟晏见韩雪柔这时候还在计较这些,脸上显出焦急之色:“公主,来不及了!这溯世镜唯有王族血脉才能使用。如今陈朝王室只余公主一人,还请公主将血滴入溯世镜之中,老臣即刻施法,将公主送回七世之前。”

  韩雪柔本不信生死轮回,但耳边老国师声声催促使她的意念渐渐动摇。

  也罢,陈国都亡了,留着这劳什子镜子有什么用?不如信他一次?

  若是成了,可免陈国上下灾祸,若是不成,也不过是晚一刻死罢了。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样的仇怨,让易连城生生世世难忘,不惜倾覆天下来报复她。

  溯世镜染血,发出刺目的光华。

  在老国师的咒语中,韩雪柔只觉一道白光闪现,眼前的场景就从陈宫的残垣断壁变作了眼前的清雅小院。

  院内蔷薇花开的正盛,墙角假山处种了几杆翠竹,风动竹叶,发出沙沙的低语。

  隐隐约约的,能听见屋内有个男人在咳嗽,一声声的,好似要把肺咳出来似的。

  韩雪柔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场景,脑中浮现溯世镜中她这一世的始末。

  这一世的她乃是朔州山阴县的一名农家女,年方十六。

  因爹娘爱财,以十两纹银为聘将她嫁与城中王秀才为妻。

  这王秀才二十出头,自幼体弱多病,却天资聪颖,十六岁便考上了秀才。

  但不知是年少时心力消耗太甚,还是命中该此一劫,此后竟是一病不起。

  王家家财颇丰,却三代单传只有王秀才一根独苗,

  王母魏氏遍寻良医无果,最终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为王秀才择一门亲事冲喜。

  可这王秀才早已病入膏肓,说的难听点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除了样貌丑陋嫁不出去的,和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哪户好人家肯把闺女嫁过来?

  但魏氏也不肯委屈了儿子,即便是冲喜,也要寻个品貌端庄身家清白的做儿媳妇。

  如此一拖,便是三年多,直到媒人带来样貌出众的韩氏女,这才把亲事定了下来。

  谁知这韩氏却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般柔顺,嫁入王家之后嫌弃王秀才病弱不肯与他圆房,还对常常对婆母不敬。

  魏氏悔不当初,却也无可奈何,为了家宅安宁,只能处处忍让。

  但魏氏的忍让不仅没能感化韩氏,甚至让她变本加厉,暗中变卖王家的财物不说,还与村中恶霸私好,珠胎暗结。

  最终韩氏伙同恶霸与他的同伙假扮贼人,将王家上下洗劫一空。

  为掩人耳目,造成强盗杀人的假象,恶霸更是将王家上下十余口人全杀了,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王秀才含恨而死,而韩氏带着王家的财帛与她的恶霸奸夫逍遥快活去了。

  这韩氏和王秀才自然就是七世之前的易连城和韩雪柔,而如今在屋里咳嗽的,正是韩氏的丈夫王渭涯。

  知晓自己与易连城的前世宿怨,韩雪柔有些发呆。

  她早料想到自己前世对易连城有所亏欠,却没想到自己竟如此歹毒。

占位
关注后可每日签到,领取书币
方便下次阅读